河北保定乔卉苗圃

联系人:王经理

电话:15175222072

电话:13633326324

邮箱:77167458@qq.com

地址:保定西王力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新闻资讯新闻资讯

园艺家沈荫椿花8年编撰《杜鹃花》 无锡市花花开五洲

发布时间:2018-04-08

2017-04-11日信息:眼下正值杜鹃花期,远在美国的84岁美籍华人园艺家沈荫椿,隔三差五就会给家乡无锡的老同学沈永渊打来越洋电话。听老同学说,无锡又到了漫山遍野杜鹃花开的季节,沈荫椿越发思乡心切了。前阵子,沈荫椿花8年心血编撰完成的《杜鹃花》出版了,书中囊括了来自五大洲的杜鹃花,更记述了无锡市花杜鹃的往事今生。杜鹃花似友谊花,它早已花开五洲了。  上世纪40年代,无锡杜鹃享誉江浙  沈荫椿把他的这本《杜鹃花》比作一束永不凋谢的杜鹃花,敬献给他的严父、恩师沈渊如。“沈渊如是‘江南兰王’,‘文革’ 中,他们家受到冲击,一园子的花都没了。”在沈永渊家,老沈回忆起沈荫椿一家,感情很深。读书那会儿,同学们常去沈荫椿家玩,小伙伴们对四季花开不断、盆栽满园的沈家羡慕不已。沈荫椿出版《杜鹃花》一书后,第一时间寄给了老同学沈永渊,让沈永渊在他们辅仁(二中)中学五四级校友圈里传阅。沈荫椿虽然常年生活在美国,但他跟无锡的老同学联系密切。  杜鹃花能成为无锡的市花,在沈永渊看来,这离不开沈渊如等一批无锡园艺家早年在杜鹃培植上作出的贡献。沈渊如毕生喜爱栽培、研究兰蕙、杜鹃、山茶、月季、盆景等。早在上世纪20年代,沈渊如便率先从日本引进各类杜鹃,如久留米、雾岛、平户、皋月以及比利时杂交杜鹃,计有两百多个品种。买来这么多杜鹃花,沈渊如不光为了观赏,更是为了融合中外花卉文化,进行杂交育种。据记载,早在1935年,沈渊如就已培育出“十八罗汉”品种,在中国的杜鹃培育史上留下了重要一笔。  上世纪40年代,沈渊如所收集、栽培各类杜鹃品种进入繁盛期。每年春盛,杜鹃花怒放时节,各地杜鹃花爱好者便会慕名来到无锡,无锡人沈渊如和他的杜鹃花享誉江浙沪一带杜鹃花界。沈荫椿的这本《杜鹃花》中,收录有1931年由无锡蒋东孚发起、组织,无锡、宜兴兰花、杜鹃爱好者在江尖渚碾米公会大厅举办兰花、杜鹃花展的老照片,还有1957年盛春时,沈家在后院“千兰堂”陈列杜鹃花的景观,十分珍贵。上世纪40年代以来,无锡、上海两地成为各种杜鹃园艺品种的汇集地,享有盛誉。  编撰《杜鹃花》,一些照片系国内首次面世  沈荫椿1934年出生于园艺世家,课余他便跟随父亲学习园艺。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以及自身长年累月的实践中,沈荫椿渐渐成长为一名园艺专家。上世纪50年代起,沈荫椿开始在报刊上发表花卉园艺文章。作为“江南兰王”的衣钵传人,沈荫椿更是以花木为一生的事业。  沈荫椿1984年赴美定居,但花癖如故,四处寻访山茶、杜鹃等品种,并与国际相关知名人士、组织、苗圃广泛联络、结交。他不断采撷新知,在山茶、杜鹃、兰花、月季、盆景等领域取得了一定研究成果,先后出版了《微型盆景艺术》《兰花》《中国盆栽和盆景艺术》《世界名贵杜鹃花图鉴》《山茶》等专著,在国际植物研究界享有盛誉。1984年出版的《兰花》,是沈荫椿跟父亲的合著,该书至今还为兰界同仁所推崇。1991年,沈荫椿与好友合著出版的《中国盆栽和盆景艺术》,英国牛津大学图书馆、爱尔兰皇家盆栽协会等来函订购,还被美国驻华大使馆作为赠送给国际友人的礼物。  2008年,沈荫椿着手收集、整理世界范围内的杜鹃花资料,历时八年多,编撰成《杜鹃花》,由中国林业出版社出版。书中很多照片极其珍贵,系首次面世,在中国出版的专业书籍中从未刊登过。比如20世纪前由欧美、日本引进自中国的古典杜鹃花品种的彩照,这些品种在中国已失传; 被喻为“中国通”的英国人威尔逊,1899年至1918年在中国各地采集各类花木种子等标本,书中有他乘坐大型屋形篷船,装船运载标本出境的照片; 一帧日本在1692年出版的珍稀古典杜鹃花图谱5册连载封面的《锦绣枕》照片,该原件现藏日本国会图书馆; 经特别授权,英国王太后伊丽莎白一世于1970年在王室温莎花园里欣赏杜鹃花的照片得以刊发……  新书引发世界关注,得到五大洲园艺家力挺  “我现在美国,我寄了本我的新书《杜鹃花》 到我朋友那里,你去借了好好看看,这本书收集了五大洲800多个品种的杜鹃花,有许多珍贵照片是首次在国内面世。这本书已被作为著名藏书被国外著名博物馆收藏。”沈荫椿打来越洋电话,记者从沈永渊处借来了这本足有十斤重的大部头《杜鹃花》。沈永渊觉得,老同学花那么大力气出这本书,除了他痴迷于研究杜鹃花外,更有思念家乡的情怀在里面。书中对全球杜鹃花进行了深入细致的阐述,亚洲的杜鹃花品种是重要一章,其中,涉及不少无锡的杜鹃花。  主编过《中国茶花文化》的浙江师范大学老师张乐初评价,《杜鹃花》 的写作时间持续了近4年,这是沈荫椿积30余年研究成果的扛鼎之作,在世界杜鹃花研究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。沈荫椿的这种收集工作并非官方行为,也不是某个大财团做背景,全凭他的真诚和热忱,赢得国际同好名家的无私支持。沈荫椿2004年在美国退休后,仅靠菲薄退休金度日,但他在中国多次出版大型专著包括这本《杜鹃花》,却不收取一分稿费。  沈荫椿之所以这么做,图的是正本清源,匡正中西方花卉交流中的误传、讹传,同时也为了让世界园艺界更加了解中国,给中国带来世界园艺进展的新知。美国杜鹃花协会前主席罗伯特·爱德华·李欣然为《杜鹃花》作序。在他眼中,沈荫椿为人热情,处事精力旺盛,在园艺界许多方面都有深厚的知识。作为一位美籍华人,他在国际杜鹃花界展开了广泛的交往,结识了许多同好,由此积累了丰富的新知识和新经验。所以,他编撰《杜鹃花》时,能获得遍及五大洲19个国家的著名园艺家的支持和鼓励。  捐书给母校辅仁,“我的中国心永远不变”  翻开《杜鹃花》,书中数千幅艳丽的杜鹃花照片甚是惹眼。据了解,当今国际杜鹃花品种广泛杂交,许许多多品种的形态特征和生物特性已突破了人们的往昔概念,有些品种形态特征令人惊讶。沈荫椿对它们常年细心观察、摄影,在书中随彩照一一列出,进行了详细介绍。沈荫椿虽定居美国,但他著书立说,致力于继承、发扬中国历史悠久的花木文化。他与国内园艺界的许多人士保持热线联系,每有新发现,便赶紧打越洋电话,和国内的同好、亲友分享他的喜悦。  自上世纪90年代,沈荫椿回国联系上无锡的老同学后,只要身体允许,他每年都会回国探视花木、访问养花人、实地考察花苑,一有机会就上山探寻野生花木资源,提醒大家保护好珍贵的花木资源。在海外生活了几十年,沈荫椿一听到张明敏的那首《我的中国心》,眼泪就忍不住往外涌。“他每次回来,我们老同学聚会,他总会说起,‘我的中国心永远不变!’”沈荫椿这句话,沈永渊的印象太深了。  虽然年事已高,但沈荫椿仍然坚持每天写作。眼下,他还有两部书行将编撰,一本是《兰之恋》,记录他的父亲、“江南兰王”沈渊如的艺兰事迹,以及他毕生对兰文化的研究成果;另一部是《流失在海外的中国古代山茶花》,一部有特殊学术价值的著作。去年11月,沈荫椿回到无锡,把他的这本心血之作《杜鹃花》捐给了母校辅仁中学。了解到无锡市图书馆长期接受无锡人著作的捐赠,沈永渊觉得很好,他打算把这个消息转告给沈荫椿,让《杜鹃花》能惠及更多无锡人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相关新闻